民族学考研孟文化对缅甸蒲甘文化的影响_孟人_佛教_阿奴律陀(民族学与文化学)

原标题:民族学考研:孟文化对缅甸蒲甘文化的影响

孟文化对蒲甘文化的影响

早期孟人在东南亚地区的地位和作用是无可置疑的。他们是最早进入东南亚的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今天缅甸南部和泰国。他们建立了众多的小国,但一直没有形成像吴哥、蒲甘这样的统一王朝。他们是东南亚最早接触到佛教文化的民族,也是最早掌握水稻种植技术的民族。缅甸学术界对古代孟文化的研究远不及对骠文化研究那样成熟和深入,一些研究早期缅甸史的著作中甚至都没有涉及古孟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是资料缺乏,尤其是缺乏考古证据。由于孟人聚居在缅甸南部的高温潮湿地区,不利于文物的保存,因此今天我们在南部地区极少能看到像骠国古城和蒲甘佛塔群这样的遗迹。此外,由于孟人聚居的地区主要属于冲积平原,土壤里沙含量大,黏度不高,不适用于烧砖,所以孟人并不像骠人和缅人那样善于用砖做建筑材料,大量的建筑物可能是木质或竹质建筑,无法长期保存。古孟人的文化遗迹其实也主要集中在蒲甘地区。

孟族是至今还生活在缅甸的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属于南亚语系民族,他们与高棉人同属于孟—高棉语族。孟人进入东南亚后最主要的聚居地是今天泰国境内,而不是缅甸南部。孟人在泰国境内建立的堕罗钵底国是东南亚历史上有名的古国,堕罗钵底国在公元7世纪进入鼎盛时期。公元11世纪孟人的势力开始走向衰落。堕罗钵底被信奉印度教的
民族学考研孟文化对缅甸蒲甘文化的影响_孟人_佛教_阿奴律陀(民族学与文化学)插图
高棉人消灭后,一部分孟人进入缅甸南部的直通和勃固。此时的直通和勃固虽然都是孟人的国家,但长期处于敌对状态。高棉人消灭了堕罗钵底后开始把矛头转向缅甸南部的孟人国家。在民族和宗教都面临危机的情况下,阿奴律陀以佛教的名义向孟人宣战,应该并没有遇到太激烈的抵抗。

孟人主要信仰上座部佛教。他们最早很可能是通过与印度人通商接触到了佛教。古代印度商人在通过海路与东南亚地区进行贸易时,把宗教介绍给了沿海地区的孟人。印度人介绍给孟人的宗教里可能也包括印度教,因为目前在孟人聚集区能找到的极少量的考古证据中就有毗湿奴像。

孟文化对蒲甘文化的影响广泛而深刻,其中最核心的影响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宗教信仰,一个是文字。

1.宗教

蒲甘王朝在确立上座部佛教为国教,并大力推动佛教发展过程中,孟人精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缅人刚进入缅甸时,主要是从骠人那里接受了佛教,但是由于骠人的信仰本身就比较复杂,所以在阿奴律陀之前缅人的信仰也比较复杂,大乘佛教、小乘佛教、印度教和原始信仰同时存在。此外还有一种具有较大争议的宗教——阿利教存在。

据《缅甸百科全书》介绍,阿利教僧侣穿蓝色或黑色僧袍,留长发,挽发髻,戴帽子,蓄胡须,他们没有佛教剃度仪式,喜欢骑马骑象,尚武好斗,他们懂医术和炼丹术,他们还宣称所有女子结婚前都要向阿利教僧侣奉献初夜,不奉献初夜者会遭到恶报。①而这一时期缅甸南部的孟人虔诚地信仰佛教,孟人聚集的直通已经是上座部佛教的中心。

1053年,生活在直通的孟族高僧信阿罗汉(shina-r-han)带着四位僧侣前往蒲甘,面见阿奴律陀王并规劝他独尊上座部佛教。阿奴律陀听了信阿罗汉的讲经说法后,决定独尊信阿罗汉所授佛法,并尊信阿罗汉为国师。

在信阿罗汉的辅助下,阿奴律陀采取了众多措施为佛教的发展创造条件,振兴佛教。首先是建立僧伽团队,阿奴律陀封信阿罗汉为国师,担任僧伽团队的导师,组建僧伽团队。阿奴律陀采取的第二项措施是获取佛教经典。在信阿罗汉的建议下,阿奴律陀决定到南部的直通迎请三藏经,在遭到拒绝后,阿奴律陀于1057年出兵攻打直通并大获全胜,直通被并入蒲甘王国。阿奴律陀打败直通国后,用32头白象把30部三藏经和直通国世代供奉的佛舍利运到蒲甘,并把精通三藏经的僧侣、直通国王摩奴哈及其家人、雕刻匠、铁匠、铸铜匠、乐师、象医、马医、驯马师、驯象师、武器铸造匠、厨师、梳头匠、制糖师等各类技师一并带到蒲甘。①阿奴律陀从直通带回的孟族僧侣们也加入传教队伍中,他们负责抄写并讲解三藏经。三藏经的获得和孟族僧侣的加入极大地推动了蒲甘佛教的发展。自此以后,孟族僧侣和工匠成为推动蒲甘文化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参与者。

2.文字

缅文是以古孟文为基础创造的,在缅文完全成型之前,古孟文是缅人使用的文字之一。缅人进入缅甸以前,缅甸境内的骠族、孟族和若开族都已经在使用文字。若开古国使用的文字主要是梵文和巴利文;骠族使用骠文、巴利文和梵文;孟族主要使用古孟文。骠文和古孟文的字符都来源于南印度的婆罗米文字,其中古孟文是当时缅甸境内发展最成熟、最完善的文字。目前发现的古孟文大部分属于蒲甘王朝的江喜陀时期。这一时期是孟文和孟文化发展的顶峰,之后就迅速衰落直至消失。学术界对古孟文的研究主要依据的是这一时期的资料。今天的新孟文与古孟文几乎没有什么联系,今天的孟人也看不懂古孟文。

缅人刚进入缅甸时没有自己的文字,他们与骠人和孟人混居,使用的文字很可能是巴利文、梵文、孟文和骠文。后来为了方便用本民族的文字向普通民众解释和传播佛经,推动佛教的发展,缅人中的知识精英——僧侣开始以孟文为基础创造缅文。缅文的创造历时近100年,到公元1200年左右趋于成熟,文字结构基本稳定,并且已经接近现代缅文。古孟文在缅文的创造和发展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除了宗教和文字,孟人在建筑、雕刻、绘画、音乐等方面也对缅人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孟文化也就此成为蒲甘文化的一部分。可以说,1057年之后孟人虽然失去了国家,但他们在多个方面成为缅人的导师,在宫廷和宗教领域都发挥了重要影响,在蒲甘王权的维护下,孟文化也迎来了发展的鼎盛时期。

(三)骠文化和孟文化对蒲甘文化影响的异同

尽管孟文化和骠文化都是蒲甘文化的源头,但是这二者对缅人的影响途径并不相同。首先,当缅人进入缅甸时,骠人的国家已经瓦解,骠人散居在缅甸中部地区,通过与缅人混居,在生产、生活和文化方面对缅人潜移默化地产生影响。这种影响既覆盖高层,也覆盖普通民众。缅人很可能是从骠人那里学会了水稻种植技术,缅人还从骠人那里学会了烧砖、烧制陶器、建佛塔佛窟等技艺。而孟人的聚居地主要在下缅甸,孟人与缅人混居的情况并不多,因此孟人影响缅人的途径主要是通过社会精英对缅人的上层精英产生影响。这些社会精英中有些是主动影响缅人的上层精英,如信阿罗汉。信阿罗汉是最早成为缅人导师的孟人精英,他通过影响阿奴律陀从而决定了整个缅族的信仰选择,同时也决定了上座部佛教在历史上的发展轨迹。从信阿罗汉开始,孟族高僧一直在蒲甘佛教界担任导师的角色,这种情况到蒲甘王朝中期才有所转变。而有些孟人精英则是被动地影响缅人,比如那些被阿奴律陀强行从直通带到蒲甘的僧侣,还有那些被掳掠到蒲甘的孟族工匠和艺人。

其次,骠文化对缅人的影响是自然而然的过程,这个过程没有人为的推动因素。骠人在影响缅人的过程中自己也被缅人影响,最终这两个民族合二为一。而孟人对缅人的影响是一个自上而下、人为推动的过程,不论是阿奴律陀攻打直通,迎请三藏经,还是江喜陀重用孟人知识分子,大力推广孟文化,这都是人为推动的表现。在蒲甘王朝的统治者中,江喜陀王对孟文化推动力度最大。笔者认为,孟文化在蒲甘的影响主要集中在精英阶层,即宫廷和僧侣阶层,其对蒲甘民众的影响比较有限。正是有了精英和高层推动的因素,孟文化才能在短期内产生显著的影响。缅人最终选择以孟文为基础,而不是以骠文为基础创造缅文,跟上述两点因素有一定关系。

因为孟文化在缅人中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它的影响依靠特定的国王来推动,一旦失去了国王的推动和支持,它的影响很快就会消失。江喜陀王驾崩后,其外孙阿隆悉都继位。阿隆悉都对孟文化似乎没有太大兴趣,他在位期间没有刻写过一块孟文碑文,只在江喜陀留下的瑞喜宫碑文上用孟文刻了四行字。因此到了阿隆悉都时期,孟文化在蒲甘的影响迅速减弱,直到蒲甘王朝灭亡也没有再复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2